(巴哈姆特勇造=W=)

「唯一能帶來的,只有死亡。」
如風一般的聲音,沒有暴力,沒有瘋狂,只是平靜的吹過世界,隨後是一片片枯萎的生命。

世界需不需要被改造、被重製,其實沒有人可以作主。
「一切只是... ...遵從著自然的流動罷了。」
手中的杖輕揮,把風化為死寂。

草原化為灰土、樹木化為屢煙、動物化為枯骨、文明化為塵埃... ...

牠停在最後一個人類面前,靜靜的看著他。
「世界死了,為什麼要放過我。」人類看著四周的灰土、破碎的殘瓦,眼神有著說不出的悲淒。
「我並未打算放過、你。」聲音似是由風傳入耳中,飄渺虛無卻又真真實實。「你馬上、會隨世界而去。」牠直盯著人類,白髮隨著自己的話語飛揚。

「不捨嗎?你也會有情緒嗎?還是看著人類的滅亡感到高興!」人類咬牙切齒,橫豎是死,那也不需顧慮太多。「你這傢伙,到底能帶給我們什麼!」

牠沉默了會,眼神閃爍,但只是雜亂的風在四周呼嘯。
「死亡是必然、唯有如此我、才有存在意義。否則沒有了我、也不會有新生... ...」牠再次「開口」,原本已被摧殘的建築物紛紛倒塌,在轟隆作響中成為一堆石礫。

「新生... ...」人類咀嚼著牠的話語。
「我帶給你們、新生、世界之初。」牠仰起了頭。「在我之後、新的一切即將、展開;那是伴隨著必然的死亡之後、必然的重生。」

人類愣愣的看著牠,期待牠再說些什麼;但牠已經不打算再多開口了。牠的理念、意志早已說盡,這樣就足夠了。

「睡吧,和世界一起。」牠輕輕揮了手杖,人類閉上了眼,破碎成灰,旋即在風中消散。
和人類的對話,是牠僅有的溫柔與任性;唯有這樣,接下來牠才能忍受只有牠存在於世的恐怖孤寂。

牠展開雙翅飛到了高空之上,此時的牠像是一隻鴉,又像是一片雲。最後,牠成為了風的一部份,流動於大氣之中。

等待。





「因為這個世界需要我的出現,所以,我來了;而現在,我會靜靜等待生命再度萌芽的一刻,看著生命來去的美好。」



-END-

shiung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