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可以的話,

我希望我不曾出現在那個地方過... ...

*****

「喂,天氣這麼好,怎麼不去外頭走走?你老是窩在家裡,遲早會出毛病的,何不陪我出來?」電話的那一端,是我大學的朋友。
他這個人平常沒什麼興趣,就是喜歡四處爬山,累時便就在附近的公園散步;很明顯的,他是個十分喜愛自然的傢伙。
而我更欣賞的,是他淵博的知識,及他穩建的談吐。

「好好,你說了算。」我苦笑一聲,他的美意我是很難拒絕的。於是掛上電話後,我隨手拿了件薄外套,就這麼出門去和他會面,嗯,應該說,和他到公園散步。
我和他其實住的很近,都是同一個社區,所以就在我才走了幾十步後,便見到他微笑的對我招手了。

「你知道嗎?我們這附近不是還住個跟我們讀同所大學,但卻是生物科學系的學長?」他推了推眼鏡,劈頭便問。
「喔?這我還真不知道!」我吃驚的回著,心中回想著自己是否有可能見過那位學長。
「他們之前似乎在做什麼生物實驗罷,我跟他也算熟識,就在剛才啊,他突然打電話給我,激動的說著讓我摸不著頭緒的話。」他聳聳肩,我立即明白這可能是他約我出來所想跟我聊的事情。

「他說了啥?講來聽聽啊。」
「他... ...我其實也很不明白他想表達的是什麼,但似乎是個很嚴重的事情。」他皺起眉來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,像是不知從何講起。「其實在電話裡他也沒說什麼,只是狂喊『原來是水仙,原來是水仙!』。」
「他實驗到失心瘋了嗎?」我忍不住大笑,卻被他白了一眼,於是我馬上收聲。「抱歉,但說真的,他打電話來只跟你說了這個?」

「自然不止,他還說了事態危急,可能會有很不妙的下場之類的話... ...我正要追問,他似乎就和一旁的組員聽到了什麼消息,便急急忙忙掛電話了。」他嘆了口氣,表情十分擔憂。「而且他平常語氣就是十分冷靜,冷靜到冷漠的那種!今天會用這麼激動的口氣跟我講話,可見這個實驗結果非常重大。」
「我以為做實驗起來,很少有人能再冷靜... ...我是指,他們的實驗一定不單純吧?或者說,不容易?不簡單?」
「嗯,我想是的。但他平常並沒有跟我說過他們的實驗計劃,我也是今天他打來後才知道的,老實說我也挺驚訝。」
「這樣啊... ...」

這時我們發現,公園已經到了。

「走吧,去那裡坐一下,又有樹蔭。」朋友笑了笑,和我一同走了過去。
但我們馬上發現有人早已先在那裡,是一個孩子。
怪異的是,那個孩子蹲在地上,很認真的直盯著地板看,並不時拿著樹枝撥弄著,我第一直覺想到的就是他正在玩什麼昆蟲一類的東西。
可是當我們走過去後,才發現不是如此,他正在玩的是一隻毛蟲。

「小朋友,你在幹嘛?」其實想也知道,小孩子們就是會不懂事的亂欺負小生物,我之所以這麼說,純粹是想看他會不會因此停手罷了。
「哥哥,這隻毛毛蟲很好玩喔!」小孩子露出天真的表情對著我笑著,「我發現牠不會死耶!都不會死喔!真的!」
我和朋友互望了一眼,忍不住噗嗤一聲,旋即大笑起來。

「真的啦!你們不相信喔?」小孩子不高興的嘟著嘴,站了起來,好讓我們看到他腳下的毛毛蟲。
只見毛毛蟲在地上爬來爬去,模樣也是極為普通的黑色,並沒什麼特別之處。
「好好好,相信相信,這隻毛蟲真神奇,我把他放回樹上好不好?」我笑著,拿著地上的落葉想把毛蟲從地上撈起來。
「哼,我弄給你看!」小孩像是賭氣般大喊一聲,驚人的事情就發生了--他一腳大力的踩上毛蟲,並用腳在地面來回磨擦著,認真的表情讓人看了心寒!

「你幹什麼!」我生氣的大吼一聲,趕緊把他推到一旁。
但讓我和朋友窒息的畫面是,毛蟲在他的腳下皺縮成一團,但在不久後,牠竟然抽動起來,一番掙扎後又漸漸變回原來的模樣,在地上爬行!

「你看吧!這隻毛蟲不會死!」小孩子得意的挺著身子,看著震驚的我和朋友。

「這... ...這怎麼回事?」我朋友乾笑了幾聲,只見那毛蟲極有活力的往前爬行,然後孩子又衝上去拼命踩牠,而那毛蟲也依舊在不久後,再度恢復生機而拼命爬行!
「我看只有衛斯理才知道怎麼回事吧!」我半開玩笑的說著,但頓時也十分希望真的有衛斯理存在就好了。
「嗯,對啊。」更訝異的是,我的朋友認真的如此答覆我,使我失聲笑了出來。

就在此時,那毛蟲突然轉了個方向,直往我們「衝」了過來。
說衝其實也不奇怪,有些毛蟲爬行的速度快到讓人誤以為他根本就是用飛的;只是我之所以用衝這個字眼,是因為這毛蟲像是有個目標一樣,筆直的往我們這裡過來!
而更驚人的是,等我回神時,牠早已爬上我的腳了!

「啊!哇啊!」我毫無理智的大叫起來,把在我身上四處亂竄的毛蟲抓了起來,狠狠丟到地上。但更恐怖的是,牠又不斷的想爬到我身上!
「怎麼回事!」朋友也趕緊把毛蟲再次從我身上丟開,但徒勞無功,毛蟲在落到遠處後,又朝我們這裡跑來!
「幹,跑啊!」我抓著朋友的肩趕緊想跑,但一回頭看向那個笑個不停的孩子,趕緊一把把他抱了起來,也帶著他逃離這個公園。
「大哥哥,毛蟲會跟著你耶!」小孩似乎沒發現詭異之處,只對毛蟲會爬到我身上這個發現感到有趣,我忍不住翻了個白眼。

「白癡喔!大哥我差點被毛蟲侵犯了啦!你還笑!」結果我這話說完,那死小孩笑的更開心了。
「你有注意到嗎?那隻毛蟲... ...」朋友看著我,眼裡透露著些許恐懼與震驚。「我覺得那毛蟲似乎想鑽到你身體裡似的... ...牠在針對你。」
背脊又是一陣冰涼,我回頭看著地上,那隻毛蟲硬要跟上來的話,大概還要再死個幾次才會找到我吧。慶幸的是我並未看到毛蟲的蹤影。
「我也有同感。」我回想起那隻毛蟲的恐怖行逕,以及他異於一般生物的強韌生命力,我已經不知打過幾次冷顫了。

「你說這跟那學長口中的實驗... ...」朋友說了一半,便立即收住了。
我們都知道,這太荒誕。

「但,脫不了關係。」我看向他,腳步也慢慢停下。
因為附近有個菜市場,上午熱鬧的人潮早已將道路顯得擁擠,也看不到毛蟲的影子。
「... ...先回去吧。」他看著公園的方向許久,才緩緩說道。
「嗯,我就不信牠還會爬樓梯。」我勉強笑著,身旁的那小鬼已不見蹤影。
「說不定牠還會飛呢。」朋友乾笑幾聲,臉色極為狼狽蒼白。「今晚你去我那住吧,有個意外也好照應... ...你家人不可能會信這種事的。」

「嗯。」
我和他轉身離開,心裡忍不住思索起毛蟲與水仙花是否有所關聯;那毛蟲為什麼想鑽到我身體裡?為什麼不死?又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?
我想我和朋友心中有太多問號,但,我們是不可能猜出來的,一切的答案都要等那個學長告訴我們... ...

如果一切還來的及的話。



---------------


其實這是我今天作的夢=W=
讓人感到很不舒服,死毛蟲爬在身上的感覺極為真實啊!
而且夢其實只作到牠不斷往我身上爬之後就結束了,後面是自我補完XD

清醒後,整個感覺就是很不舒服,多少還是有被這個夢影響+嚇到|||
不過寫出來後怎麼覺得主角跟朋友腐味濃厚XD?!

嗯,大概是昨天看了「我愛棒棒」的四格漫後受到的影響吧Orz

繼冰紅茶後,恐怖的夢第二彈。XD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iungk 的頭像
shiungk

熊氏打麵桿菌

shiung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