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是在期刊上看到的好文章XD
出自聯合文學,沒想到官網上公開這篇文章,所以我就偷偷放來這兒了... ...應該不會被抓吧(小小聲)?

原文為此

那一年,我們一起上的文藝營
◎By 賀景濱

 「所以,你也想體驗一下?」她大大的眼睛眨呀眨著,手上的觸控抹寫筆也跟著一閃一閃。每個作家都想要擁有的那種筆。
我既興奮又勇敢地點了點頭。他們說,你一定要親自走一遭;他們說,等你出來時,你就知道你已經不是從前的你了。現在,所有那些關於他們的傳言就要得到證實了。
 
「如果你祇想購買一天的療程,那你要先確定,你想要的是什麼。」她遞給我一張報名表,上面密密麻麻列了一堆項目。光小說組,就有分愛情小說、色情小說、推理小說、驚悚小說、科幻小說、奇幻小說、歷史小說、武俠小說什麼什麼的;再依流派分,還有寫實派、魔幻寫實派、超現實派、象徵派、本格派、破格派、未來派、蘋果派、波士頓派不拉不拉的。
嗯,很好,這是個很嚴謹的文藝營,可是……「如果,」我吞吞吐吐問:「如果……我想要的是愛情推理小說呢?」
 
「一天最多祇能買兩個課目。」她頭抬也不抬:「合買的話,算你五千元。」
 
我勾了相片上看來最嫵媚的那個老師。
 
「那個要再加一千元。」
 
「因為她比較性感?」
 
「不,因為她有獨特的技巧。」
 
最好是啦。
 
最好是她有獨特的藥丸,讓我吞一顆就能寫出《唐吉訶德》,吞兩顆就能寫出《愛麗絲夢遊仙境》。

 
沒多久,她帶我穿過長廊。左方操場上,有一群女生正在慢跑;遠遠看來,就像傳說中的文藝美少女,正用長鏡頭格放向我飄飄飛來。
 
「你們還有開體育課啊?」早知道我就買這個課程。
 
她瞪了我一眼,一副少土了的表情:「她們啊,長篇小說組的。」
 
???,三條線的為什麼。
 
「村上春樹說,他每天都是用長跑來支撐他寫長篇的。」
 
這個厲害。

 
我們鑽進一間小廂房,她要我坐進寫作機裡。跟廣告上一模一樣的機種,W-601型。
 
「戴上全視目鏡,按下啟動扭,就可以開始了。」她的腳步聲愈來愈遠。
 
目鏡末端耳掛處附有微震裝置,很好玩,所有窸窸窣窣的震動,透過耳規管傳進來全變成清晰的聲波,從二十赫茲到兩萬赫茲都逃不過。
 
我輸入學號和密碼,比人家貴一千元的老師隨即出現。
 
「嗨,你好,夢醒時才想到要飛的豬,」她遲疑了一下,要飛的豬是我的暱稱,「你,想要寫小說?」
 
「她們說你有獨特的技巧。」
 
「但那不是用來教你基本的十八招,」她撩了一下頭髮,還滿撩人的,「也不是用來把妹的。」怪怪,她好像能讀到我的想法。
 
「來,我們先上歐幾里德的創意學。」她放了一段影片給我看,配樂是巴哈的《郭德堡變奏曲》。螢幕上先是跳出一個小黑點,跳著跳著,就撞上了另一個小紅點。兩個小不點又跳了一會兒,漸漸拉出了一條直線。經過一番拉扯,直線變成了曲線,曲線又糾結成千絲萬縷,然後從中冒出了紅藍黃三種色塊,形成各種三角形、梯形、圓形、橢圓形、不規則形。三種顏色互相交疊,影片至此進入了彩色階段。不久,從各個形狀的端點又蹦出了更多小點,然後影片就進入了繁華似錦的立體時代。等彈到第三首變奏,顏色又慢慢消失了;音樂快結束時,畫面上祇剩下一個小黑點孤伶伶跳著跳著。
 
然後一片空白。
 
「沒了?」
 
比人家貴一千元的老師又出現了:「你先試著寫一段故事大綱看看。」
 
於是我寫了一齣芭蕾舞獨幕劇大綱。

  幕起時,男舞者以三個連續旋空騰跳進場。跳著跳著,就撞上了芭蕾伶娜。於是他倆展開了一段雙人舞,直到兩人終於都踮著腳尖做愛。後來他們租了一棟房子,養了一隻小狗;以至演出四人舞時,連房子和小狗也要踮著腳尖走路。男舞者因為劈腿,被芭蕾伶娜甩了一巴掌,祇好再以連續旋空三騰跳展開劈腿生涯,芭蕾伶娜和小狗也終於忍不住各自劈腿,大家愈劈愈多,結果變成了盛大的團體舞。後來火山爆發,所有人都死了,祇剩下芭蕾伶娜一人獨舞。舞著舞著,她終於不支倒地。到最後,連舞台也不見了。


 「是滿悲傷的,」貴一千元的老師說:「但是你到底想表達什麼呢?」
 
「我……我……我想寫愛情推理小說。」
 
「你知道嗎,一個作家最可貴的特質是什麼?」
 
「什麼?」
 
「是自覺。」
 
她的意思是,一個作家要是發覺自己寫得不好,寧可把紙筆吞下去,也不會像我這樣出來丟人現眼?
 
「好吧,我們進入下個課程,」她又不自覺地撩了一下頭髮。「很刺激的呦。」
 
她按下自覺意識增強鍵,要我把剛才的大綱轉成愛情推理小說。

 那是一個晴朗的下午,他按下門鈴前,並沒有想到接下來的事將改變他的後半生。


 
才寫完第一句,我的屁股就被電得跳了起來。
 「這是什麼爛開頭!」W-601寫作機怒罵道。
 我祇好再寫一遍。

 
他按下門鈴前,根本就沒有想到,房內的屍體將成為他擺脫不了的負擔。
 
「叮咚!」
 
一張美麗又疑惑的臉龐在紗門後出現。


 這次W-601甩了我一記耳光:「你到底有沒有學過修辭學啊?少給我用那些爛掉牙又不具體的形容詞。」

 他按下門鈴前,並沒有想到,房內的屍體日後將跟他糾纏不清。
 
「叮咚!」
 
他看不到,但他可以感覺得到,空氣中有雙眼晴正盯著他瞧。


 呼,好險,這次W-601沒有對我下手,雖然我還是可以感覺得到它壓抑的怒氣。果然,等我寫完第一節時,它又狠狠給了我一拳。
 
「節奏、節奏、節奏,」它連敲了我三次頭,「如果寫了十幾段都還沒有線索,要推什麼理啊?」

 
直到快下課時,貴一千元的老師才又出現。「恭喜你,夢醒時才想到要飛的豬,你挺過來了。」她撩頭髮的姿勢還是那樣嫵媚,「怎麼樣,你還想寫小說嗎?」
 
我根本就想把她給宰了我。
 
對,先宰了再來推理還不遲。
 
她送我一支觸控抹寫筆,「現在,你大概可以體會什麼叫作家的自覺吧?」
 
我點點頭,把剛才寫的一筆全抹殺掉,才關掉W-601的電源。
 
窗外,仍有人在慢跑;不過,已經換了一批人,不是早上那些文藝少女。
 
真的有點不一樣了,我可以自覺到,我已經不是早上那一個我。現在的我除了鼻青眼腫外,還有一個更明確的目標。
 
我不一定要當個作家,我想,但我一定要把W-601改造成W-701,讓那個女老師穿得更性感一點;而且,在寫不出來生悶氣時,還可以猛捶W-701洩忿。
 
也許,等到W-2001問世時,我祇要寫個故事大綱,再按下愛情和推理鍵,它就會寫出:「他按下門鈴前,並沒有想到,房內的屍體日後將跟他糾纏不清。」這樣的句子。


-END-

看完後我真的是笑到不行XD
充滿諷刺的文章卻用如此幽默的句子道出,好棒,我也想這樣XD

只可惜沒有翻完整本聯合文學,啊啊,我還有好多好多需要加強跟努力啊~
在詞彙上、修飾上都還要加油... ...

嗯,該怎麼做比較好呢?
有誰能教我一下嗎XD?


shiung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Aquarius0601
  • 謝謝您,賀景濱讓您久等了~~~

    文壇「博學鬼才」賀景濱最新長篇小說《去年在阿魯吧》終於出版了!
    從1990年,豔驚四座拿下時報文學獎小說首獎的〈速度的故事〉,他就像個「文學駭客」一般,一再的處決「小說」,破解、改寫我們心中對小說的定義,賀景濱是第一人。能以如此輕巧的敘事,處處機鋒哲思,融合哲學數學物理、又能妙喻不斷,且還能在其中承載或鑲嵌再沉重不過的生命課題,賀景濱亦是第一人。這部小說歷時六年間,得了林榮三文學獎,上天又開玩笑的附贈了癌症第四期,2011年,賀景濱從鬼門關慢慢踅回,才得以推出這本令人驚艷的長篇!
    ◎寶瓶文化出版,全省各大書店全面上市~~

    ★寶瓶文化‧10年鉅獻——賀景濱《去年在阿魯吧》小說預告片
    (http://aquarius0601.pixnet.net/blog/post/2744009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