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三天連續都夢到三個夢……
分別是8、9、10號的,不過9號的夢忘記了,本來早上還有對阿桂講的說……
跟桂講8號的夢時,他只說:妳可以再夢大一點。XD

那麼,請觀賞XD?


8號:衝擊效應般的愛(?)

可能是因為內容太廣泛了,導致我只能記住大概的模樣。
總之就是很多很多的角色,他們在不同的地方產生交集,然後最後集結成一個大結局。
感覺一整個就是衝集擊效應的模式XD!
內容只記得一小部份:甲女孩漂流到異世界,把影像傳送到她乙朋友那裡(怎麼傳的?)好救她,可是乙朋友(好像是個漫畫家)的老公不准她去,結果甚至動起手來打她。
剛好這個時候編輯(很像天上天下裡面的一個角色……小孩子模樣的。)來催稿,見到這副場景之後就用武術漂亮的把她老公打飛了(???)~

……這跟衝擊效應的模式哪裡有關了?(被巴頭)

應該說這只是其中一段的故事而已啦,然後還有關於那個異世界中其他人的故事,然後大家的目的似乎都只有一個。

記的很模模糊糊,不過就是這樣,是個劇情組織龐大(而且不完全)的夢XD
然後9號的夢是關於驅魔……

9號:砸錢驅魔傳說

學校流傳著一個恐怖的故事……在某個地方會見到鬼魂出現,並且瘋狂的攻擊你。
而不幸的是我被陷害(不知道是被誰陷害)而來到了這個地方。
不過幸運的是,我不但知道怎麼驅魔,手邊還有著驅魔的材料。
通常鬼都是隱形起來的見不到他,只有用錢幣──而且還是賭博用籌碼塑膠幣──撒出去,你就能使鬼現形了(我勒這是什麼鳥方法)!

於是我就開始像撒小花一般的開始撒撒撒撒,結果那個鬼真的出現了,但我才發現「她」只是一個無辜的母親的靈魂,想要找自己的孩子罷了。
於是我就讓她離開,只見她露出燦爛的笑容對我道謝……然後離去之後夢就結束了XD

後來想想覺得還頗爆笑的……我根本就是把塑膠幣當水桶裡的水潑……

這就是9號時作的夢啦XD~~
10號,也就是今天的夢因為特別鮮明,所以就用小說式寫法比較能表達夢中的感覺啦啦~

10號:淒美(才怪)的異星戀

這裡只是個普通的高中,而我也只是個普通……或許也不普通吧。
我在班上的功課不是普通的低,不過我也不介意,那不是我該去學習的東西。
「吶,又考這種分數。」一個女孩微微生氣的說著,把考卷拍到我的頭上。不用說……數學是零分。
「沒關係啦。」我趴在桌上對她笑著,那是極溫柔的笑容。
是的,我喜歡她。
不過那只能在心裡想著而已,她已經有個男友,還是我在班上的朋友。
我看著女孩對他笑嘻嘻的談話著,心中已感到滿足。畢竟我不能奢求太多,我是這麼覺得的。
放學後,我回到家──與其說是家,不如說是「基地」或許來的恰當。

「又是一群異型蟲子?」我放下書包,走下暗紅色的樓梯,只見黑暗的房內亮著唯一一盞紅色的燈泡。
我若無其事的放下書包,只見空無一物的房間內有著三四個夥伴,只見他們對我點著頭,有的甚至擦拭著槍隻(你沒看錯。)。
「是啊,座標在這個位置……」
「那麼就去消滅吧。」我說著,眼神不同於在學校時的單純,反而透露出嚴肅的光芒。
是的,我們這些不能算是地球上的人,我們所過的生活也是極度危險的搏命職業。
如果要問我們是什麼?我想應該是類似外星人吧,亦或者是特別一點的人。每天都會收到一些奇奇怪怪的委託,然後到了夜晚便去執行。
這裡算是我們集合的基地。

「對了……」一個男子刁著煙,看向準備裝備的我。「你還要跟那個女的來往嗎?」
「什麼意思?」我裝傻問著,把一把小手槍上膛。
「不會有結果的。」他說著,轉過頭去。
這種事我當然知道。
「你放心,」我穿上外套,「她不會喜歡我的。」我竟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。
夜晚,行動。

*****

「你怎麼每天都在睡覺啊?」女孩又跑來找我,這次她沒跟那男朋友一起。
「妳怎麼沒跟妳男朋友一起?」我答非所問的回著,漫無目的的走在走廊上。
「不要,他每天都兇巴巴的。」女孩嘟著嘴,「其實我也知道他人個性不好……」這話聽得讓我心頭一緊。
「喔……那怎麼還老跟他在一起啊?」我裝作無所謂的模樣,努力忍住心中的衝動。
「這個嘛……神秘感嗎?」女孩噗嗤一聲笑了出來,「我也不確定,可能他這一點很吸引著我吧!」
神秘感……難道我就沒有嗎?
「是喔。」我挖挖耳朵,心中竟有點期待。
「對了對了,你的數學怎麼回事?爛透了啦!」她撞著我的肩,「你不會寫也不要空白啊!怎麼看你上課都沒在聽啊?」

「我要學的才不是那種東西……」我賭氣的說著,我多半都是去學習射擊、地球文化、各種地理氣候環境……等一些高中生絕對不會學的東西。(熊:不能因為我不會數學所以夢裡的主角也不會啊,囧。)
「那你說你都學些什麼。」女孩好笑的問著,看來不把我的話當一回事。我想也是。
「妳絕對不知道異型蟲子長什麼樣,也不會知道非洲的熱帶雨林有多麼危險!」我半開玩笑的對她吐舌說著,而她只是愣愣的看著我,眼睛張的老大。
「你去過熱帶雨林啊?是嗎?是嗎?」她驚訝的看著我,看來是單純的相信了。「蟲子長什麼樣子?你說說看嘛!」

「……上課了。」我趁著上課鈴聲,趕緊跑回自己的位子上,但女孩依舊不肯放過我的樣子。
「喂喂,長什麼個樣子啊?喂喂,不要裝睡!!」
也不知道是幸或不幸,女孩開始常常找我聊天,問我一些有的沒的問題。
而我自然也樂意告訴她我的經歷──當然事先都會說這是從小說裡頭看來的。
像是到某個古蹟執行什麼奪寶的任務,或是替某些人消除某些人,但更常作的是殺死那些想對地球不利的外星生物們。

其實說來也難得,女孩像是完全不會膩似的,對著我的故事永遠感到好奇,慢慢的,每天下課在她身邊的人都是我。
我知道自己已經慢慢的吸引了她,但同時我夥伴的話卻也在我耳邊揮之不去。
「不會有結果的。」
我也是這麼提醒自己,但每當我一聽到她的聲音,看到她的笑容之後,這句話通常都會被我拋到腦後。
又有一天,我正在跟女孩講我們是怎麼進入一個研究所,並且如何得知研究員的計謀時,女孩突然說了。
「其實你說的就是你自己的故事,對吧?」女孩笑的溫柔,趴在課桌上看著我。「你每次講的時候都好認真好認真……好像寫故事的人就是你似的。」

「……這……」我一愣,才驚覺我在她的面前總是毫無防備,恨不得把我的祖宗八代都告訴她的模樣。
我頓時明白了這樣的危險性,便緊張的否認著,同時在心裡暗自自責不該如此衝動。
「其實我一點都不會在意……而且如果這些都是真的,我反而很高興。」女孩用充滿神采的眼神看著我,說的極為興奮。「這樣感覺很棒……也讓我好想跟你在一起,並肩作戰,一起執行任務。」
「不、不行!這樣是不可能的!」我慌張的說著,難過的看向她。「我沒有辦法……沒有辦法帶妳去。」
「所以也不能跟我在一起?」女孩也看著我,苦笑。
「……」頓時我感到很掙扎,她所說的事情,也是我所希望的!

「喂──妳在這嗎──?」突然一個男聲響起,是女孩的男友。

「啊!快走!」
女孩拉起我的手,跑出了校園,穿過一條條的小街,在一個轉角處之後總算停了下來。
「妳不回去找妳的男友嗎?」我問著,有點高興,卻又有點內疚。
「……」女孩咬著唇,一陣子後才說著,「我打算跟他分手。」
「……」一聽到女孩這麼說,我的心頓時多跳了一下。「這樣好嗎?」我微微顫抖的說著,有種恨不得現在就抱緊她的衝動。
「沒關係的……我……」女孩低著頭,竟流下了淚水。「今天……今天就好……如果不能在一起的話……那麼只有一天……一天……也沒關係……」她哭著,抱住了我。

這句話像是個導火線,使我的理智徹底爆炸。
是的,只有今天……

於是我帶著她來到了我租的一間小公寓,看著她用請求的眼神望著我。
「這麼做的話下場就只有分離了唷──」我如此想著。
但,我還是吻了她。
「沒關係嗎?」我有點緊張的看著她,只見她點著頭,閉上了眼。

「你知道嗎?」她小聲的說著,抱住了我的頸子。「我愛你。」
「真巧,我也是。」我笑了。
黃昏的夕陽,落在纏綿的身影上。
於是,分離的夜晚也即將到來。

*****

「結果你還是上了……」夥伴皺起眉頭看著我,再度點燃了一根煙。「看樣子你也不會回去了吧。」
「嗯。」我趁著女孩睡著的時後,偷偷離開了那裡,並來到了基地。
「唉。」夥伴看著樓梯,難得的嘆了口氣。

閉上眼,心覺得很痛。
我忘不了女孩醒來後,看到字條後流下的淚水,也忘不了她憤怒的哭喊。

「或許她以後會很恨我吧。」我苦笑著。
「說不定,」夥伴說著,「搞不好她還會想盡辦法,翻遍整顆地球找到你,然後賞你一巴掌。」
「那樣的話就太好了。」我輕笑起來,闔上行李箱。「走吧。」

那樣的話,也是很久很久之後的事了……是吧?



*****結束*****


一開始只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搶馬子的事件……我以為啦。

其實夢裡還是有一些無俚頭到我也不敢寫出來的部份XD
至於那個纏綿鏡頭,恕我不能再寫露骨,因為當時夢裡的畫面真的是有夠詭異到一個不行XD|||||

就是這樣啊,一次寫完三個夢,好爽XD(逃)

shiung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塔羅莎
  • 看來像幻想...
  • 熊
  • 如果是幻想我會把他想的更好一點... ...[炸]<br />
    <br />
    嗯 還是說是我的夢在幻想呢?
  • 塔羅莎
  • 難道是妄想?<br />
  • SHIUNGK
  • 不是這樣的~~~~~~~[吶喊]<br />
    <br />
    <囧>
【 X 關閉 】

【PIXNET 痞客邦】國外旅遊調查
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!

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(注意: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)

立即填寫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