村中歌謠《慶婚禮》

男孩牽著女孩的手啊──
那是比海洋還要溫柔的包覆;
女孩親吻男孩的臉啊──
那是比露水還要甘甜的純真。

風在唱啊樹在唱啊雲在唱,兩人永遠不分離;
海在唱啊妳在唱啊他在唱,兩人永遠不分離、兩人永遠不分離……




九、徵象


幾天後,班達終於可以從家裡離開,隨爸爸一起去海上捕魚了──他正式成為一名漁手,即將繼承父親所有的本領,並必需捕獲更多的魚──這便是伴隨成年禮所帶來的責任。
古娜與班達見面的時間也越來越少,當日頭落下之後,班達就必須隨著父親提燈出海,與其他船員們在海面讓燃起盞盞燈火,打撈那因光被吸引過來的魚或烏賊。

再怎麼說他還是古娜最要好的朋友,這樣的日子讓她並不否認有些寂寞,畢竟古娜還是習慣將許多事與班達分享,但當他成年後,古娜忍不住思索起若是之後與班達沒有交集了……她一定會很難過吧?
話是這麼說,

古娜看著海浪,橘霞在山頭將她的影子拉長,延伸到細碎浪花的海岸線。

「詩人今天不彈琴嗎?」她偏頭看向身旁同樣寂靜沉思的烏戈爾,只見他以神秘的微笑回應,似乎期待著什麼。
「今天不彈,在想新曲子。」隨後他閉眼哼起歌來,一副煞有其事的模樣,顯然是個過於拙劣的謊言,但那模樣竟讓古娜難以反駁。

「真是的,想曲子更需要用到琴吧?可別以為我不懂!」古娜就曾看過擅長短木笛的希洛,一邊吹著重覆的小節,一邊反覆修改曲子的模樣;雖然在古娜聽來那都是一樣好聽的曲調,甚至完全聽不出哪裡吹錯,但她可以肯定創作新曲子必定要使用樂器的。
「咦……抱歉,古娜,我只是在想些事情。」詩人先是睜大了眼,旋即輕快的笑出聲來,但卻只是讓古娜感到莫名其妙。「還記得妳以前曾經問過我的問題嗎?我也只是突然又想了起來罷了。」他以纖細卻有力的手指劃過腳邊細沙,臉上帶著複雜的神情。

古娜呆看著他,不全是詩人俊秀臉龐的緣故,而是那樣的眼神竟讓她感到遙遠。
那是自己所無法理解的悲傷、掙扎……還有更多她無法讀出的情緒,明明就擺在眼前卻不得解答的感覺,讓她的心也緊縮起來。

嘆那瑪淚啊!古娜妳何時也變得這麼多愁善感了,單純的年歲中何時多了這不應有的愛情的悶苦?當其他少女將愛情視為一首歡樂的讚曲時,她卻只想唱出哀怨的長調!

是詩人讓她變得如此的嗎,在那細緻的琴聲下讓自己也變得脆弱……

「不知不覺,妳和班達也這麼大了呢……而這數年間,我們也一起目送了許多男孩的離去了。」詩人的聲音將古娜拉回思緒,她才驚覺自己竟看著他的臉龐失了神。
「嗯……是啊。」古娜慌張的低下頭,只願詩人沒察覺到她的醜態。


「這麼多年了,瑪淚依舊沒有停止哭泣過嗎?」詩人語重心長的輕聲說著,聲音裡卻帶著濃濃哀怨及困惑。
古娜一愣,原來詩人說的問題就是指這個啊!

「我也不知道呢……不過我相信只要我們努力的將快樂的心意傳達給瑪淚,終有一天她也會感受到的。瑪淚孕育我們,是這片土地及所有生靈的起始,她帶給我們這麼多寶貴的存在,那麼我們也應該平撫她的悲傷,縱使我們不知道她為何哭泣。」古娜仰起頭,在晚霞的雲彩中染上粉橘色的肌膚,在詩人看來竟是那麼溫柔燦爛。

「為何哭泣啊……古娜,妳知道瑪淚這個字怎麼拼嗎?」詩人在乾鹹的海風下閉上眼,卻沒有古娜預想中的釋懷或讚同。
「咦?怎麼拼啊……我記得是這樣對吧?瑪──淚。」古娜在沙上寫下幾個蚯蚓似的拼音,只見詩人點了點頭,卻只是抿起唇將視線落回了夕陽。

「寫出來有什麼意義嗎?」古娜歪著頭,開始在沙上寫起許多被做為祭品者的名字,並讓浪花帶走那些字跡,希望這樣能讓瑪淚記住這些為她奉獻的生命。


「古娜──!」熟悉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,古娜和詩人都抬起了頭,露出笑容。

「哇,是班達!你不是去跟父親工作了嗎!」古娜驚喜的回喊著,但讓她困惑的是,班達不應該在這時候出現於海邊的。

但數日不見,班達似乎又黑了一些;只見他雙頰多了兩道鮮艷紋面,證明了班達是受過神所認可的孩子,否則雙頰就會因潰爛而受村人排斥。而且身上也穿著和往日不同的服裝,是成年後才能穿的藍色條紋布衫,袖口也多了許多色彩鮮艷的幾何圖案,讓古娜看得有些羨慕。

「唉呀,真是難得呢。」詩人微笑起來,卻絲毫不意外的模樣。
「我跟我爸請假了……呼,我根本不用想就知道妳在哪裡,喂,別老是到這裡給詩人添麻煩好不好!」班達擦著汗水,竟看向詩人默契的咧嘴笑著。
「咧,我才不會給詩人添麻煩!」古娜朝他吐了吐舌,卻被班達抓起手,身子也不自覺隨他站了起來。

「隨便啦,快跟我來,我帶妳去一個地方──啊、謝啦,詩人大哥,古娜借我一下喔!」班達粗魯的說著,幾天沒見到他,倒真的越來越像班達的父親了。古娜翻了翻白眼,跟詩人匆匆揮別後,兩人的長長身影終於消失在海灘上。


十、告白

他厚實粗大的手與詩人不同。
那是寬大有力的,因長期編織魚網而長出厚繭,和詩人的手又差了一大截。

班達握的很緊,卻不會讓她感到疼痛;在班達的帶領下,兩人就這樣穿越了層層草叢和樹林。
「笨蛋班達,你要帶我去哪裡啊?」古娜雖然不想讓他一直牽著,但她更怕在逐漸黑暗的林中迷失,只好握緊手中唯一的依靠。

「我的秘密基地啊……嚴格說起來,那應該是魯巴卡的地盤才對。總之看過一次不會讓妳失望的。」班達咧嘴笑著,撥開了身旁的枝葉。

「魯巴卡?」古娜皺起眉,但班達沒有說話;夜色降臨了,她發現自己再也沒辦法從身後看見村莊,而是許多茂盛的樹林遮蔽逐漸暗淡的天空。
然後各種不同的聲音圍繞在他們四周……除了腳下採碎枯枝的聲響外,還有許多小蟲子在林間合鳴,再來是澎巴鳥夜晚歸家時唱出的短音,與風帶來的呼聲形成不協調的音樂……等等,她漏了什麼?

古娜豎耳傾聽,一陣陣嘩嘩聲響……是水流聲,是溪河?

「到了,送給好久不見的古娜的禮物。」班達拉著她跨過最後一道樹叢,古娜赫然發現腳下踩著的已不再是枝葉,而是卵狀大小的圓形石頭。
往前一看,一道小溪劃過這座山口,如絲絹般延綿至山腳的盡頭。
班達微笑的將手鬆開,古娜也興奮的朝溪水跑去;從這裡正好看的到天空,而稠密的黑夜已經閃爍幾盞星光,讓河水在黑夜中不至於毫無生氣,在林間照耀出如碎鑽點綴的光芒。

「好漂亮……」古娜先是感動的讚嘆著,然後朝溪水恭敬的行了禮。

突然身後響起琴弦的聲音,讓她吃了一驚──只見身後的班達竟抱著詩人的魯特琴,邊撥弄著琴弦邊朝她走來。
「啊!你把詩人的琴──!」古娜叫了起來,然後開始四處張望,尋找詩人的身影。
「傻子,這是我跟他借來的,我事先用布包著放在這裡啦!」班達嘿嘿笑著,開始彈起走調的歌謠,讓古娜忍不住摀住耳朵。

「詩人會把琴借給你,他才是傻子……」古娜故意露出抱怨的嘴臉,但當班達開始唱起歌時,她終於忍不住大笑起來了。

「嘿──嘿──今天又要,為了家人出海去──答啦啦……
嘿──嘿──為了妻子今天也要,淚流滿面與家鄉告別,啦──
魚兒,魚兒喔──若是聽到我的煩惱,就請上──鉤吧──
原諒我吧──母老虎有夠恐怖的答啦啦……」只見班達有模有樣的彈著琴,誇張的表情跟動作讓原本充滿歡愉的出海歌更加歡樂了。

「哈哈哈!啊哈哈哈……班、班達你……哈哈哈……最後一句……才不是這樣唱……哈哈哈!」
「咳嗯,最近老是聽那群大人們這樣唱,想不學壞也難啊。」班達隨便彈了幾個小節當作收尾,然後誇張的行著禮,宣告此曲結束,身前的古娜則是坐在地上喘著氣,大笑著拍手。

「再來一首!雖然好難聽……哈哈哈……啊哈哈哈……」
「喂,妳笑完了沒啦……很失禮耶,我很認真在唱的。」
一聽到這句話,古娜笑得更厲害了,甚至整個身子都倒在地上顫抖。

「很認真,噗──哈哈、噗呵呵呵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哈哈哈哈!」
「算了……喂,小笨蛋,下一首歌要開始囉。」班達不理會在地上忍住笑聲的古娜,清了清嗓子,然後彈著溫柔的前奏,與剛才的荒腔走板不同,這首歌顯然下了更多功夫,也讓古娜驚訝的停止笑聲,因為她知道這首歌是什麼。

對面人家的小姑娘啊──掀開葉子製成的窗帘吧──
因為今晚,我將帶著花兒前往,將妳的心擄獲啊──


是村中最常聽見的「情郎歌」,這讓古娜尷尬的僵在原地──她終於知道班達帶她來到這裡的目的了!
而班達以不甚熟練且略為僵硬的指法彈奏簡單的旋律,唱出來的歌聲也歪歪扭扭,但至少還聽的出來是什麼旋律……她從來沒聽過班達好好唱歌過,但眼前的班達表情認真的直視她,讓古娜胸口和臉都感到一股燥熱。

對面人家的小姑娘啊──抬起頭來看我一眼吧──
因為今夜,我就要牽妳的手,與妳共飲桑果酒──


聽到這,古娜又是一陣害臊;村中的桑果樹在花謝後會結出小果,待果實更成熟後會長大成紅色的圓形果實,而原本的小果子則被包覆其中,吃起來雖然酸澀大於甜味,卻一直被村人喻為夫婦果,所以每當村人結婚時,夫妻都會喝下一杯漿果釀成的酒,象徵不論未來多苦也要一起走過。

班達停止彈奏了,因為曲子早在不知覺中結束,古娜想往後退,卻發現坐在地上的自己簡直難以挪動身軀,索性將視線移向溪流,不去正視班達那過於真誠的雙眼。

「古娜,我喜歡妳。」班達抱著琴,神情中沒有一絲顫抖和猶豫。「我一直在等自己成年,我本來也想等到妳通過成年禮……但我沒有辦法再忍耐了。」

「……為什麼要……突然說這些……」難道他不知道這樣子讓她很尷尬嗎?她的臉已經沒辦法再紅了,為什麼還要對她說這些?什麼叫沒辦法忍耐啊!這算什麼!
「古娜,和我結婚好嗎?」班達朝她靠去,伸手輕撫古娜的臉頰,但那溫柔的語氣只讓她感到更加無所適從。

「笨蛋……不要碰我!笨蛋!」她激動的撥開班達的手,眼神也對上了他──挫折、失望的神情──是錯覺嗎?不,是自己的反應太過火了吧?可是她沒辦法控制……沒辦法……


「……對不起,我應該給妳時間考慮的。」班達縮回了手,隨後恢復往常的笑容。「天色暗了,我們先回去吧,不然我就要被老爸打了。」他將詩人的琴重新以布包起,然後朝古娜伸出手,將她從地上拉起來。

最後他們回到了村莊,而那段漫長的山路中,兩人一句話都沒有交談過,直到彼此回到了家裡也僅是簡短的告別。
她知道班達一定也很傷心,她應該道歉的。

可是一想起班達的告白,古娜簡直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。
如果只是朋友的話不行嗎?如果不想給他答案可以嗎?如果裝作什麼都不知道,就這樣維持兩人的關係……什麼都不知道的話……

就這麼做吧。


十一、淚


「你這個臭小子!魯巴卡都好心把秘密基地借給你用了,還有詩人的琴加持咧!結果你還是沒搞定,沒出息!」隔天下午,班達與他的父親在自己的家旁編織新的漁網,當父親得知昨夜的事後,差點憤怒的將漁網甩在班達臉上。

「吵死了!魯巴卡自己還不是追不到莫孟大姐!」班達邊吼著邊將麻條染成咖啡色,好讓麻條製成漁網後,那顏色不會讓魚感到排斥感。
「早就跟你說,不會彈琴就不要彈!你看看古娜被你嚇得什麼樣,沒天份就不要勉強,烤幾條魚給她吃說不定更有用!」班達的父親丟下手旁編織一半的漁網,激動的連口水都要噴出來。

「你在說什麼啊!帶她到溪邊然後請她吃魚?我是去告白又不是去紮營!」
「不要去那裡也可以啊!反正你本事比我大,跑掉的你自己想辦法追回來!這一次別叫我幫你!」
「煩不煩啊!我什麼時候叫你幫我了!你只會講風涼話,染好的網子拿去曬啦!」
「啊──不孝子!你這個不孝子!」
「死老爸!不要跟我講話!」

只見兩人就在自家門口大吵起來,周圍的鄰居不但全數聽在耳裡,還不時發出竊笑的聲音。
「真不好意思……他們平常就是這樣子。」班達的母親無奈的捧著竹籃,將裡頭裝著的鮮魚交給面露微笑的長老。

「謝謝你們的魚……班達告白失敗了啊?看起來還是挺有精神的。可以讓班達來找我嗎?我有些事想告訴他。」
「啊……當然可以,他們應該也吵完了……請問,應該不是什麼壞消息吧?」班達的母親笑著,神情帶著些許不安。
「……不是的。」長老眼神嚴肅起來,「但卻是個很重要的事情。」

班達的母親身子很顯然震動一下,但她很快的低下頭,然後以盡可能不被察覺的哀傷聲音呼喚班達過來。

是了,這怎麼可能會是壞消息呢……她該高興的。
班達的母親忍住顫抖的身子,在目送兩人離去後踉蹌跑回家中,面對房間的空蕩跪倒在地,久久無法止住心底的痛苦。

--

「詩人……你也知道這件事?」下午,古娜已經習慣性的來到海邊與詩人聊天,而身旁的男子也只是微笑。
「我知道,當他來找我學琴的時候,他就已經將目的告訴我了。」詩人的琴不在身邊,但他依舊憑空撥動的雙手,「所以,班達的琴彈的怎麼樣呢?」

「糟透了……」古娜縮著身子,無力的說著。
「是嗎,他可是很用心的在學喔,從識譜到彈出完整的旋律,在妳不知道的時候他都很努力的在做呢。」詩人輕笑著,但古娜只是感到煩躁;她感覺的出來詩人想湊合他們……

「那又怎樣?我和班達只是朋友。」古娜堅定的說著,意圖將話題就此結束。「先別提這個了,詩人,你上次的故事還沒說完呢!我想聽!」
「唉,妳啊……」詩人睜大了眼,隨後嘆了口氣,在古娜的催促下將剩下的故事說完。

--

其實他知道古娜喜歡詩人,早就知道了。
詩人長的很帥,而且很有才華、魅力,那是他遠遠比不上的,所以古娜選擇詩人也是理所當然的結果。

但班達知道自己有的是什麼,那就是比誰都還要堅定的,對古娜的愛意。
十幾年了,他的目光從來沒自古娜身上移開過,縱使古娜對詩人也是如此,但只要可以,他絕對能給古娜更多,甚至超乎她的想像……

所以他從未打算放棄,就算昨晚他確實被古娜的舉動打擊也一樣──
只要堅持下去,再過一陣子,古娜絕對會明白的。

可是當他從長老的預言小屋離開後,他覺得此刻的所有景色都開始陌生,或是遙遠了起來。
甚至,連雙腳埋入沙灘的觸感都變得異常刺痛,如果就這樣站著不動,是不是就能被瑪淚埋入冰冷的海水中?


「最後,這個故事也到結尾了……」詩人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,讓班達回過思緒,而在詩人身旁的那襲紅色頭髮,正是讓他加快腳步的理由。

「啊,是班達。」詩人頓止了故事,抬頭朝班達望去。
而原本正微笑著望著詩人的古娜也轉過身來,那過於燦爛的笑容讓班達止住了腳步。

古娜笑著的,而且十分幸福……那是古娜看著班達時從未有過的表情。
「……我來還琴的,謝謝……」班達的聲音細如蚊鳴,他將手中的魯特琴微微舉起,而接過那把琴的人竟是古娜。

「班達,你要不要來聽詩人講故事?他正好快講到結局,好精采!」古娜興奮的說著,然後將琴轉交給詩人。「太好了,有了琴的話,詩人就可以邊彈邊說了!」
「不,我不用了……」班達疲累的說著,當他看見古娜望著詩人的眼神時,那副充滿期待的眼神讓他徹底絕望。

「來嘛,一起來聽──……班達?」古娜臉上的笑容在望向班達後僵住了,詩人也是,兩人都被這畫面震懾得說不出話。

班達流淚了。

淚珠自他眼角不斷滑落,但卻沒有任何啜泣的聲音。
只有海浪的聲響在三人之間徘徊。



「班達?」古娜愣愣的看著班達,對這突如其來的淚水完全無法回應。
「我沒事……抱歉,我先回去了……」接下來班達只是用力的將淚水擦掉,然後逃跑似的離開沙灘。


隔天,班達成為祭品的消息,驚動村中每一個角落。


--

有心情畫圖時再把圖片補上[被巴]

shiung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