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本來是想用這個投稿輕小說大賞的,
可是我懶了O3O

(被打)

-----



殘史I

我們是魚,魚的子民

我們由瑪淚(Mare)的溫暖潮水中浮出,被她的雙手孕育
嘆!
妳的淚珠是我們的眼,使我們的眼看見苦痛
妳的怒吼是我們的靈魂,使我們的心充滿悲憤

啊!瑪淚,我們因妳而生,所以也為妳而死
我們的出生是為了造就妳的一切,我們的愛永遠與妳伴隨
啊!瑪淚,我們因妳而生,所以也為妳而死
只要妳的心不再充滿傷悲,我們願意奉獻最大的熱忱

我們不求妳的垂憐,我們所飽受的痛不及於妳
我們不求妳的撫慰,我們的喜樂屬於妳,而悲痛歸於自己

所以,瑪淚,可悲──可憐之母!我們的大海之母!
請妳別再流淚!



-----


清秀的少年偏頭,露出似懂非懂的神情。
和木屋外的浪聲不同,在那聲聲堅定的低鳴中,略長的瀏海下他有的只是迷茫雙眼。

沉靜的夜下,少年與老者在簡陋格局的木屋內席地而坐,而四周掛著琳瑯滿目的飾物與圖騰,將這原本就嫌小的屋子顯得更是擁擠。
「你聽到聲音了嗎?」老者垂下銀白的長髮,以過大的披肩裹住身子,上頭刺繡了許多複雜的紋樣與圖案,如同他臉上的深刻的皺折與鯨面。

「聽到了。」少年垂下眼簾,試著去感受浪花自岩壁飛濺的聲音,旋即他感到一陣寒冷。
試想著當自己站在夜晚的海潮前,任由雙腳陷入水中,以冰冷的溫度帶走身上的氣息……

然後下一瞬間,高高揚起的海浪朝你撲來,彷彿黑暗的招呼。

「聽到了嗎?」老者再次發問,而這次少年眼中的茫然已少了幾分。
「瑪淚在哭泣了。」少年低下頭,不僅是為了此刻的哀傷,更是為自己將來的命運感到不安。


「是的……那麼,就在下個彎弓之夜吧。」於是老者閉上了眼,在少年看來像極了熟睡的模樣。

少年沒有回答,看著眼前他應該喚為長老的人。
他趴下身來朝老人行了個躬禮,面對著他往後退去,直到離開預言帳蓬為止。


轟啊──風在篷外越大了,少年僅穿著亞麻色的無袖上衣,使他忍不住瑟縮起身子,努力阻擋狂風吹弄著他的褐色短髮,與那和月光一樣柔順滑嫩的肌膚。

來的時候還不覺得寒冷呢,啊……或許此刻的他,所感受的不止是風與海帶來的寒吧。

少年看向預言帳蓬的東邊,是一望無際的白色沙灘,據說瑪淚的低鳴就是由那海的盡頭傳來的;而西邊是他們的村落,是他們以土磚建起的家,在這裡他就可輕易嗅出魚腥的味道。

只是在下個弦月的夜晚之後……他就再也去不了西邊的那片土地了。

少年想著想著,決定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家裡,然後第一件要做的,就是告訴父母這件事。



下個弦月,他想著,跑著。


就要成為祭品了。


少年的心終於感到刺痛,但想必只是風狂烈到將他的身子穿透了吧。



-----

沒有待續,因為我寫到這裡就懶了XD
背景音樂是女人弓的精靈之舞!

反正後來我覺得,這個劇情會不會太普遍了?

其實還滿失望的... ...明明是個值得發揮的點子呢,卻被我弄成這樣。
嗯,總之日後會說明這一篇的劇情的,我也想像締拉小姐一樣丟人設上來XDDD(逃)


最近腦子比較貧乏,夥伴明明畫好了一半了可是還沒貼,唉呀真是抱歉呢,我想我需要多動一動了... ...

shiung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